无锡汽车网欢迎您!

十八湾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49|回复: 0

[我有话要说] 【歌吟天下】瑾槐书堂随感(八)最好的礼物,最可爱的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09: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歌吟天下】瑾槐书堂随感(八)最好的礼物,最可爱的人,
周日是植树节,下午下起了小雨,虽略有点阴冷,依然阻挡不了我和女儿聆听陈子善教授讲座的热情,早早到了瑾槐书堂,却意外感受到了幕后英雄们为一场完美讲座所做的努力。
陈彤老师和志愿者们打扫卫生、搬桌排凳,烧水泡茶,点心水果,海报鲜花,引导签到……每次活动前准备的两小时真的是最紧张的,而以往我所看到的那些群相册里的精彩瞬间同样都出自她们之手,她们默默守在每个岗位,既玩得了艺术,又干得了杂活,忙并快乐着……
70多岁的钱小政钱奶奶亲自搬好花瓶,又忙着插花,原先一把把杂乱无序的花束,在她巧手中瞬间活了起来,高低错落,疏密有致,颜色栉次邻比,每一瓶都别有风格,充满艺术享受,成为书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和女儿也想为书堂做点事,先是帮着整理下椅子,系一下坐垫的绳子。后来陈老师安排我们去做引导,还把自己胸前的志愿者卡片别在女儿衣服上,于是我和女儿就有幸客串了一下光荣的志愿者。
开始在门口女儿还有些害羞,不太适应,但随着成功引导了几个人后,她也开始主动起来,跳着蹦着带人去西花园瑾槐书堂,一批、两批、三批……这次有很多是第一次来的朋友,女儿开心的不得了,因为她已经很熟悉这里环境了,所以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引导的步伐也越来越欢快,还吵着和我比谁更熟练引导。
门口负责引导的还有华海燕老师和另外一位志愿者,无一例外的对陈彤老师推崇备至,似乎都是好几年前就从教育博客、湖上书院、再到百草园、瑾槐书堂一路紧跟陈老师步伐的铁杆追随者,也许这就是陈彤老师的魅力所在吧。
讲座快开始,我和女儿回到书堂发现基本上快坐满了,人气真的很旺,好不容易在最里面找到两张座位,而茶水、点心、签到、幻灯、调试……这一切在志愿者齐心协力下都已经井然有序,安排妥当……在我再三要求下,女儿依依不舍地志愿者卡片摘下由我还给了陈老师,看来她还没过足志愿者的瘾。
外面雨渐渐大起来,但瑾槐书堂里却格外温暖,里里外外坐的满满当当,陈彤老师还是满脸笑容的主持开场白,但我看得出她的眼睛有点肿……那天恰恰是陈彤老师母亲的生辰,一早看到陈老师的朋友圈我一时不知该如何用语言安慰,只有沉默。
不过我相信虽然她母亲没办法来到书堂,但是她在天国一定收到了女儿给她的最好的生日礼物,那就是瑾槐书堂的讲座,传递的是一百多人内心对人文精神的热爱,以及思想的分享。我总是相信冥冥中自有天意,比如我每期必看的董卿《朗读者》第四期主题正好是礼物,
礼物,多美好的一个词,读了都唇齿生香。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种爱的表达,就有多少种礼物。父母爱的养育,历经苦难之后的成长,不断学习所积累下来的智慧,这都是最好的礼物。就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切•米沃什在诗歌《礼物》中所写到的“这是幸福的一天,我漫步在花园,对于这个世界,我已一无所求。”这是诗人馈赠给自己心灵的一份礼物。
仰望星空,地球是宇宙给人类的礼物;低头凝望,一花一叶,是大自然给世界的礼物;孩子是给父母的礼物,朋友是陪伴的礼物,回忆是时间的礼物……
而在植树节陈老师和其母亲所播种下的一颗文化的善的种子,是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好的一份礼物。用纯净之心,去创造,去发现,去感悟,你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礼物。陈子善教授的到来,更是让我对这天意的礼物深信不疑。陈子善,顾名思义,陈家的子女最善,这将至善诠释到了极致,也将这份生日礼物升华到了极致。
陈子善教授,我二十年前就读华东师范大学时就久仰其名,但由于我读的是经济系,未能聆听其上课,一直引为憾事,这次也算得偿夙愿。陈老从与无锡现代作家关系说起,讲起了他与钱钟书、顾毓琇的故事,再讲与张爱玲、周作人、梁实秋……风趣幽默的比喻,自嘲他自己只有高中毕业文凭,拉近了和我们的距离,一时间感觉很亲切,特别是他对研究作家作品的严谨,要做好注释,必定先了解相关事件的一切因素,要研究一位作家,读原作的同时也得要了解这个人。有条件的话可以与作家本人直接联系,当没有条件的时候,可以通过其亲人、朋友、甚至是死对头来全方位的了解。比如讲到鲁迅先生是怎么抽烟的,他说开始他也不知道,后来有一次郁达夫侄女郁风抽烟时手的姿势,原来是用拇指和食指抓着烟,不像一般人是用中指和食指夹着,这才是鲁迅这种老烟枪的独有姿势,……边说边比划,我不由欣然一笑。
陈老曾说虽然“鲁迅是见不到了,但是我也算是见过‘见过鲁迅’的人吧。”是啊,现在还剩下的老一辈知识分子越来越少,我岳父上海读高中时有幸见过鲁迅先生一面,但竟然就成永别,第二次他就是在胶州路万国葬仪馆瞻仰鲁迅先生的遗容了。
谈到和巴金见面时,陈老说那张照片被拍摄者十几年后才找到寄给他。我知道陈老对巴金作品也很有研究,也很想问一下当年评论巴金的那些史料何处可寻,可惜最后人太多未及询问。(我岳父戴敦复(戴钢)是30年代第一次批判巴金浪潮的参与者,可惜我岳父早年手稿全在文革前就付之一炬,网上只留下刊于《社会日报》三篇题目,而我也想将岳父一生的回忆录作为送给他百岁寿诞时的礼物。)
陈老带来的幻灯资料中,我特别有印象的是第一张黑白照片,里面前排中间陈老前面的是许杰教授许老,是我岳父戴敦复的一位老同事。许老和我岳父40年代日寇侵华期间都在福建建阳任教于暨南大学,后许老遭排挤被解聘,2年后我岳父支持学运也被解聘,而最终同病相怜的他们又在苏州社会教育学院继续成为同事直到解放,这也算是一段轶事吧。没想到许老后来任教华师大,成为了陈老的导师,想来陈老研究鲁迅也是继承许老一生的衣钵吧。
不知不觉中,意犹未尽,讲座已经结束了,女儿居然也静静地坐了近三个小时,虽然我知道她可能对讲座的内容还是很难理解,但以她能耐心听完的结果,相比起前几场讲座,也算是一种进步,也是一种收获。当然她也是不会忘记那些精美的点心,这是她每次来书堂的最爱,但这次她却说当了引导志愿者是她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瑾槐书堂真是最好的礼物,陈老师和志愿者们真是最可爱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无锡日报报业集团 无锡新传媒网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009513号 |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 新出网证(苏)字0006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090203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06号 | 苏新网备2006009 )

GMT+8, 2018-2-20 05: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